殿外,金属、血肉撕裂,响起凄厉的惨叫时,吓得坐在王座上的依图尼差点滑坐到御阶,下方一众臣子骚乱起来。

  “陛下,有人袭击宫殿。”

  “保护宫殿——”

  “来人!”

  各种各样的声音在殿内响起,四周的宫殿侍卫也在飞快过来,在殿门组成三层的人墙,外面,天色昏暗,不时能见雨夜的天空有警讯的魔法信号升起。

  片刻时间内,年轻的皇帝与贵族一道倾听殿外的动静,然而战斗的声响渐渐停下,再过一阵,哗哗雨声里,陡然一声惨叫撕心裂肺的响彻,吓得依图尼抖了一下,双腿一软,坐回到王座上。

  殿外,雨水染成了红色沿着地砖的缝隙流过,有刀锋的声音嗡的轻鸣划过空气,一具断开脖子的身体,带着沉重的圣洁甲胄嘭的栽倒,溅起积水。

  雨水落过人的脚面。

  斜垂的天怒长刀延伸上去,身躯修长挺拔,细眉之下,冷眸扫过最后剩下的三人,其中两人穿着紫色纹络的长袍,捏着法杖或一本隐隐透着魔法波动的书籍。

  最后一人,是一名持盾的骑士。

  白宁偏偏头:“谁先来,还是一起上?”

  气氛紧绷到了极致,那骑士胸甲起伏,提着厚重的盾牌,“啊——”的一声怒吼,犹如战车般推了过去。

  另外两名魔导师一人手中法杖猛地砸击地面,数道光亮如同闪电蔓延,一人翻开书页,身前的空气六芒星阵急速成型。

  能成为宫廷魔导师或首席禁卫,自身的能力在这片大陆是数一数二的,或有着过人的其他本领,推进过去的那名塔盾骑士,身体庞大,加上秘技的修炼,除了得到寻常武人难及的力量外,身体的坚固程度,以及赋予盾牌、甲胄的特殊加持,也是无人能与他比肩,一旦被他撞到,哪怕擦了一下,都是无人受得了。

  然而早先的进攻,他们七人,有四人死在一瞬间的交锋里,有着‘圣剑’称谓的骑士长,手中那把魔法长剑,每一次的挥砍,都会带出剑气,能碎裂金属,然而第一时间的交锋,巨剑直接被斩断,连人也被撕断了手臂,失血过多而死去。

  对方的武技,使刀的速度和技巧,从未见过。

  “啊啊啊——”

  此时六芒星阵已经成形,那边推进过去的塔盾骑士轰的一声巨响,庞大的身躯下面,地面的白石地砖碎裂下陷,顶在前方的盾牌印出清晰的手掌印,对面异域人的身影唰的从半空跃过了骑士头顶,后者侧身刺出骑士长剑,朝白宁落下的位置刺出的同时,翻落而下之中,犹如蛇信刹那间穿过雨帘,点在他铁盔与甲领间的缝隙。

  噗!

  一点既收,鲜血呲的喷射而出。

  那骑士浑身颤抖两下,丢了盾牌,慌张的去捂脖子,然而他手不比纤薄的刀尖,被领甲和铁盔挡住,怎么也按不到,惨叫几声,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

  一掌推开巨盾、跃起、拔刀、出刀,再到尸体倒下,不过瞬间发生的事,白宁落下地面,地上蔓延的闪电状魔法照亮了雨夜。

  “哼…..”

  白宁整个人都弓了起来,那声冷哼轻响,做出拔刀的动作,身形却是停留在原地一动不动,急速蔓延来的闪电爆发,数道链接的光幕由下而上切上天空。

  停留原地的身形,被切成了数段,没有一丝鲜血溅出。

  “幻象!”

  捏着法杖的魔导师皱眉大吼的一瞬,半空之上,一道黑色的残影直冲朝着捧着魔法书的另一个魔导师直扑而下,刀锋唰的挥开,切出近乎完美的扇形,雨帘断裂,向着一个方向带起了流光,刺人眼眸。

  嘭。

  翻开的魔法书掉在积水里,斑斑点点的鲜血滴在水面,被稀释流开,下一秒,穿着紫色花纹长袍的身躯嘭的跪了下来,一头栽在了水中。

  “魔武双修的战士…..”

  残留的想法在最后一个魔导师脑子回响,他并不知道,这只是另一个世界,武技到达巅峰的表现。

  白宁的辟邪剑谱,加上极阴无相神功,全开的话,这世上真的很少他击不败的人,就算哪怕不敌,也能全身而退。

  唯一的缺点,就是自身无法像夏亦那般,拥有强壮的体魄。

  以及白狼王那种死而复活,统领军队的能力。

  “该你了。”白宁看去最后一人,刀尖缓缓抬起。

  那魔导师呼啸沉重,就算施展法术攻击,可也难以跟上对方的速度,看到刀尖指过来,余光瞄了一眼侧方的宫殿。

  “陛下,抱歉了。”

  一咬牙,法杖往地上一顿,脚下呈出淡蓝色的光圈,薄薄的护罩将他笼罩起来,像是要传送离开。

  “杀不死你,那我离开,总可以的吧?”

  呢喃自胡须里的嘴唇挤出,刹那间,对面的异域人忽然抬起头看去天空,有呼啸的声音传来。

  传送魔法阵即将成型,那魔导师这才跟着抬起脸望去夜空,落下的雨线断了。

  然后…..一道黑影从天而降,在他视野中放大。

  “不——”

  轰!!

  魔法护罩连声响都未发出,破碎消散,砖石碎片、夹杂鲜血的雨水高高溅起,又四射出去,绽放的魔法光芒也在瞬间消失,断开的雨帘重新落下。

  有身影从一滩血肉模糊上面站起来,身上的水渍慢慢蒸干,形成白气在雨幕里弥漫。

  “看来,我还赶上了。”

  这是夏亦的声音。

  白宁看他一眼,细鳞长刀归鞘,提在手中:“你来的时候,看到白狼王到了哪里吗?”

  “还在路上,明天一早应该能抵达这里。”

  夏亦迈出陷坑,理了理衣襟走到他旁边,看去不远的宫殿正门:“听说你们想杀皇帝?”

  “还没杀过异界人的皇帝。”白宁不理他,径直朝那边过去,一步步走上石阶,而四周的宫殿侍卫,颤颤兢兢的吃着兵器不敢上前,对方前进一步,他们就后退一步,显然之前的战斗,已经把胆气给杀破了。

  后面,夏亦也信步前行,走上不长的石阶,站在一干宫殿守卫前面几部,负着手看去殿内惶惶不安的一张张表情。

  “我还想将依图尼的脑袋,留给阿尔托蕾娅呢。”

  听到这句话,白宁停了停,对于这方面的事,他比较敏感,微微侧过脸,嘴角轻启:“你想扶持她当女皇?”

  “是啊。”

  夏亦伸手轻轻拨开前面指着他的矛尖,那矛头都瞬间被高温化的稀烂。

  “你要不要也一起来?”

  “以夷制夷…..有意思。”白宁的视线越过层层守卫,看去那大殿内的御阶之上吓得呆坐的年轻皇帝。

  “真像赵吉啊…..”

  随即,转身提着长刀负后面,一步步走了下去,声音也在传来:“那给我预留一个位置吧,本督还有点想念东缉事厂了。”

  看着离开的背影,夏亦笑了笑,朝殿内的一群人用着泰特里亚说道:“依图尼,把你脑袋保养好。”

  正准备离开,兜里的单线通讯器响了。

  这边信号并不好,接通后,传来沙沙的声音,却是陈沙打来的。

  “.…..夏亦,恐怕你要回来一趟。”

  “回来哪里?”

  “华国…..这边突然空间紊乱,出现了一个传送节点…..能量反应上,不是你那边异界的波动。”

  夏亦皱起眉头,挂断通讯后,叫住已经走远的背影。

  “在这边玩耍之前,或许要回去一趟。”

  “什么事?”白宁转过身来,“有敌人?”

  夏亦点头。

  “陈沙传来的消息,应该假不了,或者,你可以咨询一下东方旭。”

  两人对视一眼,片刻后,先后施展各自的能力,从辉瀑城离开,急速朝南方飞纵而去。

  ……

  “呼…..终于走了。”

  依图尼大汗淋漓瘫坐在王座上,挥手让下方的贵族臣子们也离开,人都走后,他松了送袍领。

  “辉瀑城都成他们想来想就来的地方了…..干脆,迁都吧。”

  低头想着的时候,王座侧后,侍候在两名侍女,其中一个,慢慢抬起手摸到头顶,盘着的褐色的头发连带薄薄一层头皮,缓缓揭下,露出包裹的黑色短发。

  红唇张开,吐出两颗软软橡胶东西,脸型渐渐的变了。

  旁边发现异常的侍女正要张嘴,一柄刀锋唰的划过她脖子,韩龙握着带有弯钩的犬牙短刀轻手轻脚的走去王座,以及正在埋头思量的背影。

  “女皇?那我家狼王怎办?”

  顷刻,伸手从后面探出。

  依图尼陡然感受到脖子上贴来的冰凉,视线一斜,还没来得及说出一个字,传来剧痛,视野便拔高起来。

  然后,被人提在了手中。

  :。:

欢迎大家访问:好点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dxiaoshuo.com/book/21007/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