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梯缓缓上升,最后在六楼停下。

  银灰色的电梯门在陈歌面前打开,空调的冷风吹入电梯当中,这栋实验楼内的温度要比外面低很多。

  明亮的灯光映照在地板砖上,这条走廊非常干净,看不到任何垃圾。

  “东校区的实验楼似乎也是这个样子的,只不过那里没有开灯。”

  陈歌盯着门上的玻璃,上面映照出了自己。

  “这个地方我好像来过,但是我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张炬微微抬头,他也看到了玻璃上自己的那张脸,大火将皮肤烧的凹凸不平,只是看着就让人感觉不舒服。

  他揉了揉头,似乎是在努力回想着什么。

  “想不起来没关系,我有时候也有这种感觉,刚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明明之前从未来过,但是却感觉很熟悉,似乎梦到这里一样。”陈歌手搭在张炬肩膀上,温暖有力的手掌驱散了张炬心里的不安。

  “谢谢老师,我没事,不过我好像真的来过这里。”张炬又补充了一句:“不是在梦中,是在现实里,我脑海里还模模糊糊记得一些东西,它们就像是一大团被烤焦的肉团,需要我用力挖开血肉模糊的表层,才能看到它们。”

  “你的比喻很生动。”陈歌发现张炬和其他孩子不太一样,他的记忆不知为何保留下来了很多:“走,我们先去解剖室吧。”

  陈歌让张炬在前面带路,几人在长廊最深处发现了解剖室。

  “灯是灭的,里面没有人。”朱龙趴在解剖室门上的窗户偷看,接着走廊上的光,他能看见解剖室里一张张冰冷的金属解剖台。

  仅仅只是看着这些,他的身体就在轻轻发抖,这仿佛是一种本能。

  “白老师,我们要进去吗?”周图心里有些烦躁:“再不回去,水房都没热水了。”

  “等一下!”开口说话的不是陈歌,而是趴在门上的朱龙:“既然来了,不如我们进去看看。”

  “门都锁了,我们现在去找管理员吗?给他说我们想要进入解剖室寻找超自然现象?别逗了行吗?”周图感觉自己加入的这个社团好像不太正常,他狠狠咬了下舌尖,事实上自从进入这个学校后他就一直感到很不安,连续几天做同一个梦,已经把他折磨的非常痛苦了。

  他在常人面前一直强装镇定,伪装自己,其实他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诡异的学校,还有更加诡异的社团。”

  “不用麻烦管理员,我有钥匙。”陈歌说着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大串钥匙:“我的权利可比你们想象中大的多。”

  几名社团成员都没想到陈歌竟然会有那么多钥匙,他们十分惊讶,没人注意那些钥匙上贴的编号和西校区不同,有些钥匙上甚至还沾有血迹。

  陈歌背对学生站立,用身体堵住了房门,一手将钥匙串弄得哗哗作响,另一只手摸出了从工具间拿出手术刀和铁丝。

  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用钥匙开门,因为职业关系,他见过很多锁头,也去过很多学校,对于开锁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过了一分钟,陈歌额头见汗。

  “白老师,你是不是忘了这门是哪一把钥匙了?”张炬和朱龙都围了过来,陈歌也没想到这锁那么难开。

  他不动声色的收起手术刀和铁丝,在社团成员靠近之前,将一把很大钥匙硬塞进锁孔。

  “这锁孔被人堵住了,我先来开门,明天再找人修。”陈歌示意朱龙他们后退,朝四周看了一眼,周围没有监控,他们距离楼梯还算是比较近。

  “找人修?”几名社团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看见陈歌一脚揣在了门锁上。

  “嘭!”

  之前已经被他别松动的门锁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力道,房门应声而开。

  “周图,你跟小王在外面,有人过来的话,你们就说是这里的学生,听到声音才跑过来的看的。”陈歌随口交代了一句,然后领着张炬和朱龙进入解剖室。

  “白老师这是想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王一城心里还有些感动,眼前这个人看起来也没有特别的地方,但他有时候某些不经意的举动总会让人觉得特别暖。

  “他是想让我们站外面帮他望风吧?这是一个人民教师能做出来的事情?”周图搀扶着的王一城,看着被踹坏的门。

  这所学校里的解剖室只有含江法医学院的解剖室一半大,但是各种设备齐全,看着就跟比照含江法医学院解剖室拓印的一样。

  “地下尸库就在含江医科大,那所医学院是通灵鬼校前置任务之一。”

  陈歌在思考鬼校和前置任务之间的联系,只是分了一会神,扭头就发现自己的两名社团成员精神状态变得异常了。

  朱龙站在第一排的解剖台旁边,手指像抚摸爱人的肌肤一样,轻轻划过冰冷的金属台子,眼神有些恍惚。

  张炬则站在靠窗的位置,他拉开窗帘,呆呆的看着藏在窗帘后面的镜框。

  “这里怎么会有镜框?”在东校区教职工住宿楼的修理间里,陈歌看见过好几面被鲜血染红的镜子,他发现在这所学校当中镜子拥有特殊的意义:“怎么没有看到镜面?”

  “解剖室里不允许摆放镜子的,镜面应该是被收走了。”张炬脱口而出。

  “那你是怎么知道这里有一个镜框的?”

  “我不知道。”张炬摇了摇头,声音逐渐变大:“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掀开窗帘刚好看到了。”

  “恩,我相信你。”陈歌轻轻抓住张炬的肩膀:“没事的。”

  张炬的脸半边都是疤痕,他在情绪激动的时候,表情非常吓人,但陈歌却没有松手。

  他从这个惊慌失措的孩子身上感受到了另外一种情绪——愧疚,张炬恐怖的表情下隐藏的是一颗没有归处的心。

  陈歌不知道对方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但他知道锁住这孩子记忆的大锁,正因为他手中的镜框在慢慢松动。

  “看镜框的颜色和纹路,镜子的拥有者大概率是个女孩。”陈歌脑海里的很多线索正在慢慢交织到一起,他想起了张炬讲述的那个故事,这孩子好像目击了凶杀案。

  :。:

欢迎大家访问:好点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dxiaoshuo.com/book/46286/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