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坐在自己老师的对面,突然间是看到了老师望向自己如似笑非笑的神情,这位在大陆主物质世界里不知留下了多少传奇,简直有如神灵一般奇迹的少女,不再像是面对他人时那般咄咄逼人,反而似乎多了几分欲言又止的痛楚。

  终于贞妮平复下自己不断躁动不安的情绪,开口道:“老师你知道吗?因为魔法女神密斯特拉突然陨落,我们这个世界已经在摇摇欲坠。超凡黄昏,诸神黄昏的时代即将开始。世界即便有伟大的自然之父自我献祭,从毁灭的洪流里擦肩而过,但整个世界已经千疮百孔。

  属于我们人类的超凡力量,不论是斗气还是魔法,都在飞速的衰落,即便是曾经的传奇职业者们,不论他们曾经是什么样的职业,现在在这样的大环境里也是渐渐地淡出了世人的视线,仿佛永远的消失。

  伟大的诸神们从万神殿中消失,有传言说祂们带着祂们的信徒回归神国,并且是将其神国封闭,以此来逃开诸神黄昏,与毁灭洪流的溃灭。

  祂们不知何时才能再和物质世界接通,可是从地狱深渊里逃亡出的帝王大君们,却也在这个时刻在主物质世界里肆掠。

  而且从其他位面世界里逃亡来的种族,它们想要在我们的世界里站下脚,也不得不肆意的在物质世界里传播混乱和恐慌,所以,老师你知道吗,我们世界…已经快要毁灭了……我们应该作些什么……”

  “我知道。但又关你我什么事?”

  老师的一声呲笑,打断了贞妮的话。

  “世界毁灭的缘由已经被掐断,就算世界陷入众神黄昏,超凡黄昏,但我们的力量源自于自己的心灵,“欲望之兽”的力量也并不会因为外来的种种【因果】而改变,更不用说像你这样,距离神灵十一星的境界只剩下最后临门一脚的小丫头了。

  你现在就算是离开这个物质世界,去虚空风暴里洗澡,就算是陨落了,都不会有外来的力量可以扭曲你的心灵,蒙蔽了你的欲望,从来能改变自己的都只有自己的“心”,哪里轮到其他人在我们的耳边叽叽歪歪了~。

  哈哈哈……小贞妮,也许你并不愿意我这么说,但不论你是否愿意相信这样的事实,或许这样的时代才是我们所期待的纪元。听老师的,你现在要做的根本不应该是为了这个族群来消耗你的精力与潜力,你应该把自己如何成为“神灵”,迈出那最后一步,看做是你未来最重要的事情!那才是你的“未来”!

  难得万神殿里诸神们的视线从这主物质世界里消失,昔日祂们面对着人神之间矛盾,所设下的种种手段,都已经不复存在。

  这一刻,在这样色纪元时代里,我们若不成神,那以后更加没有机会!

  这样的机会对谁都是一样,浪费一丝一毫都会是以后痛彻骨髓的悔恨的源头!

  你以为地狱深渊里那一群好不容易逃亡下来的死剩种们,为什么明明知道在这个时代里即将超凡黄昏,一切的超凡力量都必将湮灭,可它们依旧在疯狂地兴风作浪,显露出自己的真身,在主物质世界里传播恐怖?

  他们难道就不怕再上演昔日那两次圣者之灾的悲剧?

  看啊,贞妮!曾经的那两次圣者之灾,那些不得不以圣者姿态降临物质世界里的神灵,最后有几位能重新登上天空,化为神祗星座的?有太多的神祗在那两场灾难之中陨落,难道它们就没有接受教训吗?

  不!它们都知道!它们都知道自己这样做的下场会是什么!但是它们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它们都知道,能让它们成为神祗的机会只有这一次,错过,那就真的是永远的错过了!!

  贞妮!众神诸神们曾经对物质世界施加的枷锁现在已经松开,所有有机会的人都在努力,他们都唯恐错失机会。可是你呢?现在的你究竟是在做什么!这是整个物质世界赐予所有智慧的最后机会!可是你却被遗忘的那一种种荣耀束缚住了心灵、智慧、欲望,你心中的“欲望之兽”在被蒙尘,你太让我失望了!”

  出乎预料的,她以为会陷入沉思,和她一样会对整个世界的人类未来产生共鸣和惊恐的老师,根本就没有发生任何她所想象的事情,反而是直接了当的点头。

  然后那张年轻依旧的脸庞上流露出的神色在贞妮她的眼中却是那般的陌生。

  老师他一样是端坐在王座上,与自己对面,指尖轻轻敲击在王座的扶手,声声激荡在贞妮的心头。

  句句的话就像是一把把的尖锐锋刀,直接撕开了一切温馨和蔼的表相,将物质世界最血淋淋本相彰显在自己的面前!

  ……就仿佛这样一切,“人类未来”这样庞大的未知,在他眼前是那么的渺小,甚至根本不足以占据他几丝的精力!

  “不!老师,不应该的,你说错了!你不应该将自己的意志凌驾于无数智慧生灵的头顶!我的“欲望”就在那里,你所说的不应该是我的未来。这个世界需要被我拯救,我也想拯救这个世界!他已经在摇摇欲坠了,根本再也经不起任何存在的恶意,恶魔是如此,那些从其他位面世界虚空横渡到这里的种族也是一样。老师...贞妮真的不希望你也变成那样!”

  黄沙凝聚的王座上,一直在林青面前唯唯诺诺,不愿言语的贞妮在沉默了几刹那后,终于缓缓摇头。

  她知道,自己和老师的“欲望”在这一刻开始,终于发生了分歧。

  自己的【欲望】本质是做不得假的。

  在反照到了主物质世界,诞生出来了“欲望之兽”,更在达到十星传奇半神的境界以后,更是容不下他人丝毫篡夺。

  原本她以为自己的老师从来都会站在自己的身后,为自己挡风避雨,会为自己在大陆上的努力再多施展一分的力量。

  但是现在她知道,自己和老师之间的欲望分歧是那么的大,大到根本不能调和!

  “十年,只不过是十年的时光,难道所造成的差距真的就已经变得这么大了吗?”

  “那你想怎么做,以你这样卑微且懦弱的力量去阻止一切的发生?还是去阻止所有欲望的开始?听老师的吧,放下这一切的束缚吧,你的肩膀扛不起这样的重负!”

  老师苦口婆心的劝说在贞妮的耳边响起,但这一切都不足以去扭曲她的“欲望”。

  因为“欲望”本身除了自己,根本容不得外人丝毫篡夺,就算他是自己的老师也一样!

  :。:

欢迎大家访问:好点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dxiaoshuo.com/book/46312/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