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落的声音还在后方回荡,但陈锋已经不再理会,而是直接穿破次元,回到了人类世界。

  相比深渊中那无比恶劣的环境,人类世界无疑鸟语花香,这种已经是春天,万物复苏,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勃勃生长。

  一场灾难,让人类损失了几乎三分之二的人口,科技水平更是完全摧毁,毫不夸张的说,现在的人类世界,保守估计退化了一百年、甚至更久。

  “这就是人类世界?”

  麦斯克一直生活在深渊中,以及自己的神国之中,对于人类世界这个位面并没有太多关注,但这时候,等祂感受到这里的气息之后,不由睁大了眼睛,一副十分震惊的模样。

  麦斯克现在一副祸国殃民的容貌,继承了愉悦魔的脸蛋,再加上自己独有的气息,在不知晓对方身份的情况下,哪怕是魏逊那种级别的高手都得沦落。

  为此,陈锋觉得有必要给自己手下们提一个醒,这个看上去倾国倾城的存在,内在实则是一名真正的男性!

  而且,这名男性的前身还是一名神邸,想要玩些刺激,首先要考虑自己的心脏是否能够承受住?

  这是哪里?

  陈锋有些恍惚,因为奈落的影响,他穿梭的能力出现了一些偏差,现在所处的环境,很有可能是远离秩序很远的地方。

  虽然宛如丧家之犬被从深渊中驱赶了回来,但对于陈锋来说,这无疑是一场真正的大收获!

  不但收服了一名神邸,而且还获得了三缕神性,这哪里是什么所谓的驱赶,简直就是虎口拔牙。

  “噗!”

  几人刚刚站在地面上,徐红妆忽然捂住胸口,然后喷吐出一口鲜血,而且对方脸色异常惨白,那副模样,就像是抹了一层粉面一般,简直虚弱到了极致。

  原本在斗兽场中,徐红妆便受到了无数恶魔与魔鬼们的袭击,已经遭受了重创,而在之后,更是对奈落出手,因为承受了对方的威压,而变成了这幅摸样。

  而且,徐红妆还不止是肉体上的创伤,在几人穿梭的几秒前,奈落的攻击已经到达了陈锋的面前,在常人看去,陈锋若是承受了刚才那一击,肯定没有幸免的可能。

  正是那一刻,徐红妆气急攻心,想要救援但已经来不及,心力交瘁之下,终于让她无法再坚持下去,直接瘫倒在了地面上。

  这时候,徐红妆简直虚弱到了极致,甚至气息都若有若无,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就此消逝。

  陈锋顺势抱住对方,就这样望着对方,眼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数年的时间中,陈锋又何尝不是看不出徐红妆对自己的意思,但是,他的目标一直都是征服、扩张,试图能够更好的活下去。

  因此,忽略了徐红妆的一些感受。

  而他也清楚一点,自从知晓芙拉怀上自己的孩子之后,徐红妆对于自己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就像是赌气一般的疏远,即便有什么问题,也是以最快的时间解决,而不耽误太久。

  陈锋清楚,这一切的原因,统统都是徐红妆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

  “我要死了。”

  徐红妆倒在陈锋的怀中,小脸异样惨白,但双眸却闪亮无比,就像是星辰一般,散发着奇异的色彩。

  “不要这么说。”陈锋摇了摇头。

  徐红妆想要说话,但或许因为太着急不由咳嗽了一下,竟然咳出了一口鲜血,她摇了摇头:“我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其实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在去深渊的时候,我就猜到了自己会有这个下场。”

  “你不是说过吗?深渊中危险重重,随时都有可能丧命,我……”

  陈锋拍了拍徐红妆的脑袋,轻声说道:“说什么傻话,你的身体只是受损过度,只要治疗得当,根本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

  但这时候,徐红妆一副根本不看重自己健康的模样,反而咧嘴笑了笑,说道:“你是在关心我吗?”

  “我……”陈锋不知道如何回答。

  看到陈锋这幅模样,徐红妆也不恼,只是将头向着对方的怀里靠了靠:“我恨过你,我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你是那样的可怕,没有跟你说过,直到现在我有时候都会做恶梦,在梦里,你还是像之前那样威胁我,我啊……杀巨龙都不会感到害怕,却因为你的威胁,而半夜哭醒,真是有够丢人的。”

  陈锋似乎也想起了什么,那是他刚刚重生的时候,所有的一切刚刚开始,那时候的他对于任何事情与人都充满了芥蒂,认定所有的一切都是隐患,那时候的自己,做了不少的傻事、错事。

  可陈锋却记得,在彼此再次碰面的时候,他亲自给对方解除了心灵上的威压,可徐红妆怎么还是一副被自己影响的模样?

  不清楚陈锋的想法,事实上,徐红妆现在已经完全沉浸在了属于自己的回忆之中,她微笑着,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病态般的潮红。

  麦斯克在一旁摇了摇脑袋,作为一名神邸,对于生老病死,祂自然拥有太多的话语权,到了这一步,祂已经能够断定,徐红妆已经无力回天,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失去生命,成为一具尸体。

  这就是与奈落做对的代价!

  奈落是死神,掌管着生老病死,一些所谓的勇士试图推翻奈落的统治权力,但是与对方交战的过程中,慢慢会觉得力不从心,勇士们自以为是自己力量消耗殆尽的缘故,但殊不知,他们原本健硕的身体变得腐朽,乌黑的长发变得灰白,就连握有武器的手掌也如鸡爪,团缩在了一起。

  对方拥有吸取时间的能力。

  在之前,陈锋拥有次神器作为武器,而麦斯克身为神邸,自然拥有属于自己的底牌,几人之中,唯独徐红妆是人类,唯独对方,真的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抗衡对方。

  也就仗着陈锋即是将他们从裂缝中拉扯了出来,若是再晚上几秒钟,徐红妆很有可能在里面就活活老死,成为一具干尸了!

  这……

  便是时间的能力!

  “还是有些可惜了。”麦斯克瞥了一眼徐红妆,虽然彼此接触不久,但祂却不得不承认,这名人类的确拥有一些天赋,如果稍加培养的话,显然能够成为一方强者。

  但很遗憾,对方终究会死在这里,死在这片比起深渊强上百倍的地方。

  神邸不在乎凡间的生命。

  作为一尊不知道活了多久的神邸,麦斯克已经完全能够坦然面对生死,毕竟,在漫长的历史中,祂也曾娶过一些妻子,生过一些孩子。

  麦斯克拥有无穷的生命,这是身为神邸的特权,但自己都会妻子与孩子却没有,就这样,即便麦斯克无比珍惜那些亲人,但依旧无法留住对方的性命。

  哪怕她们拥有超越神话的力量,甚至已经到达了永恒,但一天不进入神邸境界,就不可能存在永生。

  麦斯克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在自己怀中死亡,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无穷的时间长河中,在祂怀抱中死去的至亲数量已经超过三位数,所以,祂怎么会因为一名短时间接触的同伴而感到悲伤与痛苦?

  确切的来说,不单单是麦斯克,就连徐红妆现在也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情况,她的模样看上去,甚至还有一些小窃喜。

  “不要说了,你休息一下,等你好了就没事了。”陈锋拍了拍对方的后背,伸出右手,正准备做些什么时候,徐红妆忽然伸手一抓,握紧了陈锋的右手。

  徐红妆的脸色有些微红,看不出是害羞还是已经病入膏肓,她颤抖着声音说道:“我以前很怕死,家人死在我的面前,我想要变得强大,想要保护许多人,那时候的我还被你嘲笑,笑我是异想天开,说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正义。”

  陈锋的目光有些恍惚。

  事实呢?

  陈锋原本认为这不过是徐红妆的一些幻想,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但对方却真的坚持了下来,在随后的日子中,成为了营地中的女武神,甚至还真有一批追随者,那些追随者视徐红妆是精神领袖,在那些人的心目中,徐红妆的存在甚至超越了陈锋!

  徐红妆履行了自己的承诺,她是营地中当之无愧的女英雄。

  陈锋轻声说道:“如果需要,我可以跟你说一声对不起,那时候的我,太不相信这个世界了。”

  徐红妆摇了摇头:“我不用你说对不起,是你救了我,如果不是你,我已经死在了地行龙的嘴下,成为对方腹部中消化的食物,我想要说的是,那时候的你就像是一头受伤的老虎,任何人靠近,你都会因为自保而咬伤对方,甚至是咬死对方。”

  “我其实很想问问你,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那么冷漠,那时候的你,对一切都是如此的抗拒与警惕,你从未相信过任何人对吗?”

  徐红妆的一席话,宛如冰锥一般,直直的戳进了陈锋的内心之中。

  作为营地中的守护神,陈锋无疑是成功的,从几百人,慢慢到几千人,直到现在,营地的人数已经突破两百万,成为当之无愧的势力巨头。

  这么多的幸存者能够活下来,大多数都是因为陈锋这个存在!

  要是没有陈锋,这些人不知会死去多少。

  但就算营地中拥有了几百万人口,但陈锋还是习惯性的保护自己,之前是因为弱小而防备,而现在,则是所谓的高高在上,哪怕他并不歧视那些普通人,但因为实力的强悍,普通人见到自己的时候,还是不由会露出卑躬屈膝的模样。

  陈锋很孤独,不止是过去,还有现在。

  但从未有人正面这般说过陈锋,魏逊不敢、陆伟不敢,甚至是芙拉也不敢,因为他们清楚,谁才是秩序真正的王,在他们的世界中,陈锋就是唯一,是掌握律法的权柄,是不容任何染指的君王!

  但这一刻,徐红妆却说出了这样的话,她似乎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生命的流逝,这才鼓起勇气,说出了这些给陈锋造成影响的一些话。

  徐红妆看到陈锋那张迟疑的表情,忽然咧嘴笑了笑。

  即便是病重,但却无法隐藏徐红妆的美貌,甚至,正是因为对方现在虚弱无比,与平常的她形成了巨大的落差,反而让徐红妆看上去更加貌美。

  徐红妆伸出了右手,放在了陈锋的脸颊上面,她轻轻摩拭,眼神是那样的温柔与不舍:“你知道吗?就算你时常会在梦里吓唬我,但我还是很高兴。”

  “平日里你太冷酷了,就像是一块冰块待在那里,即便有人想要跟你说些什么,但看到你那张面孔也会望而却步,不敢靠近一步。”

  “我要死了。”

  “不!”陈锋斩钉截铁说道。

  徐红妆笑了笑:‘我比谁都清楚现在的状态,在斗兽场中,我就已经耗尽了气力,而在刚刚对战那个奈落的时候,我更是以生命为代价燃烧了力量,我的身体宛如落叶已经凋零。”

  “我只有最后一个愿望,你能答应我吗?”

  徐红妆楚楚可怜,望向陈锋,眼中充满了渴求。

  “你说……”

  没有犹豫,陈锋开口应答道。

  听到回答,徐红妆露出开怀的笑容,轻声说道:“你能给我笑一个吗?”

  陈锋一怔,这又算是什么要求?

  看到陈锋迟疑,徐红妆撇了撇嘴:“我想看你给我笑一个,可以吗?”

  陈锋望着那张期待的眸子,嘴角咧起,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毕竟,他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

  而徐红妆看到这一幕,却一副异常心满意足的模样,她摇晃着身体,嘴唇微微张开:“这样就好……以后……要……记住……多笑一笑。”

  说完,徐红妆便闭上了眼睛,手臂也从陈锋的脸颊上滑落了下来。

  陈锋许久没有松开手臂,只是这么抱着对方。

  “她已经死了。”麦斯克这时候走了过啦,看到徐红妆已经彻底没有了气息,不由开口说道。

  反观陈锋听闻这一切,却视若无睹,更加奇怪的是,他嘴角咧起的弧度越来越大,甚至不由笑出声来,他凝视麦斯克,眼中充满无穷威严:“我不让她死,她怎么可能死?”

  说罢,不等麦斯克反驳,陈锋右手一挥,两缕散发奇异光辉的神性竟然从破损空间中钻了出来。

  “你!”

  麦斯克似乎想到了陈锋要做什么,瞳孔睁大,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而下一秒,那神性急转而下,直接投入到了徐红妆的身体之中!

欢迎大家访问:好点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dxiaoshuo.com/book/46316/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