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重宫阙深处,一座方圆十丈的漆黑秘殿里。

  十余道周身散发出强横气息的身影或坐或站,眼神凛冽地盯着中间的一轮法力投影光镜,里面呈现出拍卖会场的景象。

  继炎火离鸾的真血之后,又有十数件不错的宝物被放出来拍卖,价值基本上就没有低于百万的,然而场中的修士们并未因此退却,此起彼伏的竞价声不绝于耳,可见身价不菲的人物多得超乎想象。

  不多时,一只两尺许高的火红色大葫芦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这是一种特殊的圣药:万载寒玄玉凝膏,不是灵植所属,只产自某些特殊的绝域环境中,同样属于高阶体修易经洗髓、蜕化体质的珍稀资源。

  这东西比那炎火离鸾的真血还要稀罕难得,甫一出现就引发了全场的瞩目,经过数轮冷酷激烈的角逐,最终仍是被秦烽以四千万灵石的天价收入囊中。

  “……这位年轻人,身家之丰厚真的是令人意外呢!”

  一个黑脸长须的中年人眼神微沉,不冷不热地道。

  众人对视一眼,一位居中而坐、气度雍容的老者抬了抬眼皮,对站在角落里的一个鉴宝师出言问着:“就是这个名叫方真的散修,一口气出手了十余件法宝?外带数千件宝器、灵器级的法器?嗯,还有那赤羽雪魂珠等天材地宝?”

  那个干瘪的小老头急忙行礼,小心地回答着:“是的,当时玉音长老将我等六人叫进去验货、估价,所以一切属实。”

  雍容老者眸光闪烁:“这可就有趣了,破妄境巅峰的散修可不多见,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而且这位还是我锦华阁的情报网中从没有记载的人,偏偏身家又如此丰厚,那他的来历……”

  一位水红裙裳、目光沉静的女子开口道:“我对那些法宝进行了检查,其中有一件惊魂鼓,是九霄神剑门的某位长老两年前从我们这里买去的,如今居然又回到了这里,呵呵……”

  几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修行界的腥风血雨司空见惯,这种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过,破妄境巅峰的人物放在元罗界天,很多时候都可以横着走了,想必是那位倒霉的长老开罪了这位散修,所以被他直接干掉了。

  黑脸长须的男子慢吞吞地道:“根据某些隐秘渠道刚刚传递回来的消息,九霄神剑门刚刚进行了一次大行动,由他们的天才种子苍无琊领头,带着大批精锐门人去探索幽宸仙尊的洞府,据说这事情是由九华楼的高层牵头发起的。”

  他将自己得到的情报资料详细述说了一遍,听得众人面面相觑,半晌没有出声。

  良久,那位雍容老者用力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最后传来的消息是:幽宸仙尊的洞府已经不知去向,以至于那些道统派出的后续支援力量都扑了个空,他们在那片空域搜索盘查了许久都没有任何收获,而先前进入仙府的那批修士们,除了瑶池宫圣女青雒,谁都没有再出现。”

  黑脸长须的男子补充道:“还有一个消息,是龙洹岛的当家人祁运隆自仙府中重伤逃回,目前已经派出多位长老前往太皓星宫拜访姬冰凰,要求她就某些事情做出解释。”

  雍容老者微微颔首:“由此可以推断,最终得到了幽宸仙尊洞府传承的修士,就是这位化名方真的散修了?”

  水红裙裳的女子肯定地点头:“长老们以浑天观星仪联手推衍过,虽然天机紊乱、扑朔迷离,但也得出了一点零星信息,结合已有的情报推断,他应该是出自太皓星宫无疑,只是还无法确认是哪位高层长老、或者核心弟子。”

  雍容老者嘿嘿一笑:“一战陷杀数以万计的修士,真正是个狠角色!有了这样大的收获,他应该很快就要冲击极天之境了吧?否则不会来这里大肆收购资源。只是破妄境巅峰的体修,在太皓星宫里就那么几位,我们这里也都有关于他们的身份资料信息,这个方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众人沉默一阵,那女子说道:“这个消息的价值非同小可,我提议将其标价五百万灵石挂出去,无论谁需要都可以直接出售。”

  “可以。”

  雍容老者点点头:“玉音丫头正在陪他,让她把那位伺候好了,按照规矩,在我们的地盘上是不能动手的,不过离开了这座岛屿,发生些什么就与我们无关了。”

  拍卖会场中。

  “……五千三百万,最后一次!很好,这颗天妖上元丹归一号贵宾间的前辈所有了。”红衣女修兴奋的声音传遍全场。

  须臾之后,这颗珍贵罕见的天品丹药就由一群修士护送着抵达秦烽所在的贵宾间,他验看无误后,收进次元空间里。

  “道友,您这真的是大手笔了。”玉音看向他的眼神几乎在燃烧。

  秦烽笑而不语,和世俗界中一样,身家丰厚、坐拥海量资源的人物总是容易得到更多的关注与青睐,高阶修士亦不能免俗。

  他查看了一下次元空间,除了最重要的苍龙舍利,其他的七种珍贵资源都已收齐,只等这场盛会结束,就可以返回仙府闭关突破了。

  等到自己顺利晋阶返虚境,就有了真正的自保之力,哪怕是遇上多头时空巡狩者都不用顾忌什么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纷纷出现,譬如太虚星辰金、血魔引魂香、鬼湮魔罗珠,可以用来炼制上品法宝的碧血阴凝岩心、万年冰川玄精、元辰真磁髓等等,还有某些强大妖兽的幼崽、尚未孵化的巨蛋之类,这是某些擅长豢养灵兽灵宠的修士的最爱。

  诸多元罗界天、乃至天外天出产的奇珍异兽,圣药灵丹,法宝飞剑……层出不穷,让人看得目不暇接,价值过千万灵石的宝贝比比皆是,海量的财富在流动,将全场的气氛推向高\潮。

  考虑到星舰的需求,秦烽同样多次出手,将舰灵羽澶感兴趣的某些宝物拍下,然后丢到九层星台上献祭。

  一笔笔数量不菲的本源反馈回来,让秦烽很是满意,这算是间接地用灵石换取世界本源了,可以说属于相当划算的买卖。

  不多时,红衣女修珍而重之地开启一只精美的寒犀玉匣,雪白的冰幻云蚕丝内衬上,是一颗拳头大小、呈现出玄金色泽的半透明琥珀珠子,令人心悸的龙威气息飞快地扩散开来。

  所有修士的识海中都响起了一声悠远、苍凉、充满威严的龙吟,仿佛太古时代的真龙重临世间,震得众人气血翻涌、阵阵发晕,那些化婴境以下的修士甚至口鼻溢血、当场就受了些伤。

  秦烽惊讶地盯着那颗珠子打量,这就是自己需要的苍龙舍利了,据他所知,自太古时代以后,元罗界天已经根本没有真正的纯血龙族繁衍生息,充其量就是些血脉驳杂不纯的亚种而已。

  所以这苍龙舍利不消说,是来自天外星空中的某个大世界,而且苍龙可是极其厉害的族群,兼之非常记仇、护短,属于极天之境的大能都招惹不起的存在,外人想得到它们的一片鳞甲都千难万难,真不知锦华阁是如何弄到这种宝物的。

  “诸位道友,这就是本次盛会的压轴拍品,来自天外天的重宝:苍龙舍利,论品阶已属于绝品法宝级的珍稀材料,锦华阁的太上长老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好不容易得到它,目前我们的库房中也仅有这么一颗!它的起拍底价是七千万上品灵石,每次加价两百万,有意者可以出价了!”红衣女修朗声道。

  七千万灵石是个什么概念?一件货真价实的上品法宝,如果出现在拍卖会上,最终的成交价位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标准了,寻常的破妄境修士就算掏空所有的家底,都很难凑齐这笔巨款,除非是极天之境的大能才有能力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灵石。

  “七千四百万。”

  浑厚的嗓音响起,百步开外的贵宾间里,一个气度不凡的黑袍男子站起身来,坚毅的眼神死死盯住那颗苍龙舍利,不知是什么来头。

  “七千六百万!”

  秦烽悠然道,前面的十几次出手竞拍,拢共花去了四亿多上品灵石,不过这对于现在的自己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有或者没有才是最重要的。

  “八千万!”

  那位白衣如雪的剑修少女站了起来,湛然美眸环顾四周,眼神凛冽而锋锐,境界较低的修士纷纷移开眼神,不敢与她对视。

  “……小丫头,你这么嚣张,你家里人知道吗?”

  秦烽心里腹诽着,经过舰灵羽澶的推衍,他已经知道这少女的真实身份了,当下也不点破,选择了静观其变。

  因着是压轴拍品的缘故,贵宾间里的许多大重要人物均不再留手,纷纷出言竞价,何况这苍龙舍利确实极为珍贵,无论是用来炼制天品丹药或是用作绝品法宝的核心材料,都是非常合适的,因此有实力的修士们都不愿放弃。

  每次几百万地飞速加上去,很快价格就突破了一亿大关,但是不打算放弃的修士依旧大有人在。

  “一亿一千万!”

  秦烽好整以暇地道,这东西只要顺利炼化,足以将自己的锻体秘法推升到第五重圆满的层次,届时硬扛中品法宝的攻击都不是问题,在争斗搏杀中的巨大优势显而易见。

  “一亿两千万!”

  那位黑袍男子沉声道,表情中透着一丝紧张,显然也感觉到了不小的压力。这个价格,已经可以换到一件品质极佳的上品法宝了。

  “一亿三千万!”

  那白衣剑修少女抿了抿红唇,再度喊出了一个让人无比震惊的价格。

  场中蓦地沉寂下来,别说那些修士,就连玉音都微微变色,她虽然在锦华阁中地位颇高,掌握实权,可是全部的身家远远达不到这个数字,也从未接触过数额如此巨大的生意。

  数量过亿的上品灵石,除了极天之境的大能还镇得住,那些返虚境以下的修士怕是一辈子都挣不到这样多的财富。

  “一亿五千万!”

  秦烽的声音古井无波,落在其他修士的耳中却是震撼无比,不少原本还有意竞争的修士,此刻都已熄了心思。

  没人知道这东西最终会炒到什么价位,即便这苍龙舍利确实很难得,都令人有些难以承受了。

  “一亿七千万!”

  白衣剑修少女锐利冰冷的眼神直直看过来,周身剑气奔涌,大有一言不合就要挥剑斩来的架势,显然是秦烽的举动已经激怒了她。

  “两亿!”

  一言既出,全场皆惊。

  就连玉音都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垂下螓首饮了好几口茶水才平复心情。相当于两件顶级上品法宝的海量财富,居然就被秦烽这么毫不犹豫地砸了出去,只为了换回这样一颗苍龙舍利。

  “混蛋,你给我等着!”

  白衣剑修少女低声骂了句,终于不情不愿地放弃了。与此同时,几道晦涩莫名的神念开始似有若无地窥探秦烽所在的贵宾间,所图为何不问可知。

  很快,几位高阶修士便将苍龙舍利送了过来,秦烽查验无误后便将其收进了次元空间。

  “现在,我们来结算一下剩余款项吧。”他对玉音说着。

  “当然可以。”

  玉音赶紧道,秦烽给她的那些材料,刚刚同样在拍卖会上卖出了惊人的价格,按照规矩,锦华阁方面可以抽取两成的好处,剩下的则是归秦烽所有。

  经过核算,秦烽总共花去了六亿多的灵石,除去那些材料的款项,他还需要付给锦华阁接近两亿灵石,才算是两不相欠。于是他又拿出了几样材料,玉音很满意地收了下来。

  秦烽最后说着:“给我安排一处好房间,我打算闭关修炼一段时日。”

  “没问题,道友请随我来。”玉音笑语吟吟地道。

  不一会儿,秦烽便被引到了一处清净雅致的院落中,里面所有的陈设布局奢华非常,一队妙龄女修充当了侍女的角色,随时听候他的吩咐。

  秦烽也不多言,随意赏赐了几颗丹药将她们打发出去,自己进了修炼室,开启所有禁制。

  下一个瞬间,他捏碎了手中的紫玉灵符,纯净柔和的清芒闪过,等到视野重新正常时,已然身处数百万里外的仙府之中。

欢迎大家访问:好点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dxiaoshuo.com/book/46370/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