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铮”看看小白,嗯,这孩子跟他那个世界里的小白差不多,只不过她沉着于的对象是湛湛……

  “楚铮”看看韩子禾,嗯,这里这个韩子禾跟他的子禾在这方面表现的还真像啊!虽然她不承认,但是,他很清楚她根本就从没有想过要接受这孩子。

  当然,“楚铮”必须承认,即使他偏袒自己的那个子禾,可是还是要说,这里这个子禾更加理智,她所说的不干预小白和孩子们,他是信任的。

  但是他的子禾却不会这般好说话。

  只是他的子禾其实也没有错,毕竟在他看来,他那个世界里,即使小白执着于小湛湛,也不像是爱情。

  而执着的原因有很多,“楚铮”仔细想想,他不认为一定就是爱情。

  可惜,他那里的小白不清楚啊,到最后只能远走他乡。

  说是为情所困,可是,他却认为未必。

  幸好他那里的老沈虽然跟他有些疏远,却还是没翻脸。

  “楚铮”这会儿工夫琢磨很多事情,不过小白跟韩子禾的对话,却好像没有多少进展呢。

  韩子禾没有过多分析小白的见闻,毕竟,她能够分的清,此韩品非彼韩品,此小白也是非彼小白的。

  但是小白自己却不见得能分得清。

  韩子禾叹口气。

  小白注意到韩子禾似乎不看好她跟韩品,顿时,略有些入戏的她不太高兴咯。

  “我以为您说的不予干涉,是真话。”

  韩子禾:“……”要不是懒得跟这儿戳破你的幻想,真能讥讽你啊!

  要不是顾及自己跟小白的长辈身份,韩子禾就要翻眼睛。

  小白见韩子禾不说话,微微怔了怔后,意识到自己好像将自己给带入到那个世界里的小白的情感里去,登时有些赧然。

  “对不起,韩阿姨!”小白承认错误还是很迅速的。

  她都这般说了,韩子禾能说啥?

  她本来就不是喜欢在非原则的事情上计较的人,这会儿就更不可能得理不饶对方咯。

  所以韩子禾没有不给小白面子,微微地颔首后,继续垂眸不语。

  很可能是因为韩子禾表现的前后一致,所以小白倒是不认为韩子禾对她抗拒不满。

  “我是不是,略有些……烦人?”小白这会儿倒是有些自知之明,可是韩子禾又不好意思就这句话颔首。

  作为在社会上认认真真打拼的人士,不可能完全按自己想法做事,所谓率性而为,很可能就是那般一说,除非底气很足、除非另有打算,要不然,不可能不考虑对方的心情。

  当然,沉默……很多时候能够充分表达不好说出来的意思。

  这就看对方是不是能领会了。

  很显然,小白是领会了,但是她却不想承认。

  “你该不会也想像那个世界里的发展那样,想要试试看你那韩品哥哥?”韩子禾好像看玩笑的看向小白。

  “楚铮”立刻扭头就看向小白咯。

  他很清楚,韩子禾这是建议小白不要那般做。

  “可是,您好像刚刚才说,不会干涉孩子之间的感情的。”

  小白用韩子禾之前说过的话作为挡箭牌。

  “楚铮”以为韩子禾会生气。

  但是没想到他却看到韩子禾颇以为然的点点头,好像很赞成这小白说的话!

  “……”

  要是从这看,这里这个韩子禾可又不像他的子禾咯!

  小白也有些惊诧啊,她是真没想到韩子禾竟然真打算说话算话?!

  “要是我追求他,您不会生气啊?”

  “你是为了让我生气才追韩品的?”韩子禾的反问,让小白红了脸。

  小白脸颊泛红,让韩子禾看的,心里使劲咯噔。

  虽然她不认为这小白能够引起韩品的好奇和追求,但是,这不意味着她想看到小白追着韩品走啊。

  “您清楚那个世界里,那里的韩品哥哥怎么和我……和那个小白在一起的不?”

  韩子禾见她话锋忽然一转,就说到这个问题上了,心说,这话题到底还是绕到详细的见闻里去。

  很好,韩子禾既然清楚小白不说彻底不罢休的意图,就不打算费劲儿让她更改这想法,不过就是给她耳朵听听,也不累!

  所以,韩子禾这次就很配合的摇摇头。

  她要是清楚,能坐在这里听她使劲儿说?

  要是她清楚,她都不用小白自己说,肯定抢话抢到让小白发懵。

  韩子禾的想法,小白不得而知,她更高兴于韩子禾的配合。

  “那里的韩品哥哥自己主动追求那里的我的!”小白说这话时,竟不自觉的昂起头来,可以看的出来,小白对此很是骄傲!

  韩子禾虽然没有看出哪里值得她骄傲至此——毕竟,就算都是小白,那韩品追求的也不是她这个小白——可是,她能够看得出,这韩品的魅力应该很大。

  在小白看来,能够让韩品追求是件很自豪的事情。

  所以,这是不是就说——小白从来没有考虑过韩品,不是因为没有想法,而是不敢高攀?!

  可望不可即的伴侣形象,让她不会多想?

  韩子禾觉得有些不高兴咯。

  不是因为韩品,而是她认为她这看着长大的小白,对她俩儿子区别对待了!

  她那湛湛怎般不好?!

  就让她退而求其次咧?!

  要不是这次不知是不是幻想的见闻,她是不是就没有跟韩品有关系的想法呢?!

  然后,她不敢想韩品,就会将视线泛在湛湛那里?!

  想到这儿,韩子禾恍然想起前不久,小白暴露前的那次探望。

  好像态度话语之间,对她的湛湛都有些说不出的亲近!

  这可不合适啊!

  因为孩子的韩子禾,忽然就对小白印象不好起来。

  她可以不参与孩子们的情感问题,但是这不意味,她可以看着小白或者其他的人在自己俩儿子中间游刃。

  大概是韩子禾态度变化的很明显,都不屑于遮拦,所以小白即使仍旧沉浸在之前见闻的激动情绪里,还是很快就意识到韩子禾的不满。

  小白也聪明啊!

  所以都不等韩子禾说话,她就想清楚韩子禾不快的因由了。

  可惜这个因由有些伤人。

  “您不用担心我可能纠缠韩品哥哥啊。”小白苦笑着说。

  她这般说,韩子禾还是能够采信的。

  韩子禾不认为小白有必要蒙她。

  当然,她这份自信呢,更多的是源于对韩品自律的信任啊!

  说句不好听的,这韩品,可能是因为小时候的经历影响,他虽然不会为前途而不择手段,但是,他对于装在心里以外的人和事,都有些实际。

  倒不是说势力,因为他会将人情全都记好,需要还的人情,他不会拖欠的。

  大概是对成功略显迫切吧,这韩品在伴侣选择上就尤其慎重。

  这就是他到现在都不肯找个人稳定下来,而她都不过分对其催促之由。

  她认为那孩子自己心里就有本帐。

  不是都说响鼓不用重捶?

  所以对于韩品,韩子禾向来都是点到为止的。

  “楚铮”见韩子禾竟然不会明确敲打小白,不由松口气啊。

  他到现在都有些后悔当时没有劝好他的子禾,以至于,让她对小白那孩子说出听刻薄的话。

  现在能够看到小白不用受刺激,他真的有些自欺欺人的欣慰。

  韩子禾不清楚,她这能少说就不多说,能不说就不想言说的行为,还将来自其他世界的楚铮给感动咧!

  “小白,我清楚你是个还不错的孩子,虽然可能之前因为某些因素而入歧途,但是这不能作为完全将你划为坏人的证据。可是,你应该很清楚,很多事情呢,可能会因为有些外部条件的变化而出现变化。所以呢,就算是同一拨儿人在不同的时间、或者不同环境之下处理同一件事情,可能处理的结果就会大为不同。”

  韩子禾斟酌着说到这儿,问小白:“韩阿姨这般说,你能听懂不能?!”

  小白眼眸闪过可以称之为落寞的情绪,但是,这小小的情绪很快就消失了,所以要不是韩子禾眼尖,真不太可能看到啊!

  所以韩子禾就当自己没有看到。

  很多时候看破不说破,能给对方退路,也能缓解气氛。

  小白艰难的颔首说:“这说法,很有理。”

  韩子禾就当没有听出小白言语中的滞涩,继续说:“你之前虽然没有介绍那里那个小白还有韩品在一起的缘由,但是想来他们彼此应该早有接触或者说是交集,你说,我这猜的对不?!”

  韩子禾说到最后时,她这语气都有些轻快呢,能够看得出,韩子禾这是有意缓解气氛。

  小白见好就收,所以只管点头,这次是她说不出话呢。

  “说不定,在其他的世界,嗯,这是说平行世界啊!说不定在其他那些平行世界里,你可能对湛湛有其他感情。说不定还有其他那些平行世界,你跟胖胖结成伴侣呢!你不要生气啊,这就是个比喻,不是说将你推给其他人……你自己最清楚,要不是、要不是你自己那次见闻,你能够想象到自己可能跟韩品有关系?”

  韩子禾这段话听到小白耳朵里,刚开始还真想立刻反驳,但是听到最后,就算是暗自警惕说不要上当,可是她到底还是情不自禁的颔首。

  要不是有所见闻啊,她真不会想到自己跟那韩品还有关系。

  “所以啊,只要不是你这个世界里真真接触到的,你都不要想太多啊!你可以将自己和其他世界的小白分成一个个个体,你跟那些小白,就是不同的意识体。这般,你就可以做到将自己从对方的情感里抽离,你是你,那些平行世界里面的小白跟你是不同存在,你就能舒服多。”

  韩子禾这边儿对小白循循善诱,“楚铮”那里就连连的颔首。

  不说韩子禾是不是说动小白,就说“楚铮”这里,她就先说动咯!

  “看来我之前的理解和自我劝解还是对哒!这不,这里的韩子禾竟然跟我想法达成一致呢!”

  跟“楚铮”欣慰不同,小白半强制的让自己这般理解。

  “我很清楚就我之前做的事情,想要跟韩品哥哥做普通朋友,都不合适呢,更遑论妄想呢!”小白叹着气,跟韩子禾自嘲,“不说是韩品哥,就是小湛湛呢,我都会对他退避千里,毕竟女孩子长大咯,跟小时候不同,有些内向赧然,也是完全可能。”

  韩子禾没有针对小白的这番话颔首。

  她虽然赞成,但是呢,还不至于这般迫不及待。

  小白自嘲的笑:“其实,要说这里的我,有多稀罕韩品哥哥吧,好像也不是,他对于我而言,就是儿时的偶像呢!可望不可即。就像是粉丝忽然发现其他世界的自己竟然和爱豆成为伴侣。”

  说到这儿,她微微顿了顿。

  然后接着说:“您可能不能够理解这份惊喜。”

  韩子禾颔首说:“你所言不错啊,我真不能理解。”

  她自认不是个特别古板的人,可是,还是不能想象跟所谓的爱豆在一起有多惊奇。

  当然,她清楚,自己不能理解,不意味别人不会亢奋。

  “可能您是对的。”小白说到最后,不由沉浸在自己情绪里不能自拔。

  韩子禾:“……”

  可能她不是那般喜欢乱想的人,所以,不大能够理解小白这份激动和难以自拔的带入、或者说入戏感。

  “楚铮”看看韩子禾,又看看小白,忽而觉得这里这位韩子禾是不是太冷静太理智咯。

  “我想,您所言很对啊,我可能是错乱……到认不清现实和其他咯。”小白好像感觉自己有些冷。

  她好像有些……有些情不自禁,情不自禁想要将自己抱紧,好像这般做就能让她感到温暖。

  想到温暖,小白眼底闪过些许嘲讽。

  就连那个人都不会也不肯给她和弟弟温暖,更遑论旁人呢!

  “你不要这般说。”

  韩子禾到底还是对自己人有些心软,看不得小白这般落寞,想要对其劝慰,可是话到嘴畔,却还是说不出特别多。

  这言语听起来有些干巴巴的,不太动听。

  可是这几个字听到小白耳朵里……却让她有想盈眶的冲动。

  :。:

欢迎大家访问:好点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dxiaoshuo.com/book/46441/1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