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练,是战队的永恒主题。

  但当训练到了总决赛之前,反而应该更多的放松。

  这最后一周的训练,采取的是练一休一的模式,也就是训练一天,休息一天。

  练的那天很累,第二天可以睡到自然醒,然后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放空大脑调整状态。

  这是落日特有的模式,平时练到痛恨这个游戏,痛恨这个工作,打比赛却非常的安逸。

  这样形成的一个反差就是,选手们爱上了比赛,一到比赛,就是最舒服的一段时间,打比赛比平时开心的多。

  这样比赛状态,自然也会发挥的很好。

  休息日前一天,教练猿就建议大伙可以给家人打个电话,告诉他们看自己的总决赛,有条件的,直接飞过来看现场,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第二天开始,很多人就开始给家里打电话了。

  今年常浩的父母,已经在机场准备登机了。

  他们两个是一对相当开明的家长,两夫妻在二十五年前的时候,就去沿海办工厂做生意,不到五年便拥有了近千万身家。

  之后觉得做生意实在太累,勾心斗角的很没有意思,于是就卖掉了工厂回到家乡的市里,购买了新区的十家店铺,从此过着包租公的日子。

  随着华夏的房地产行业蓬勃发展,他们两个已经是收租就可以实现财务自由的人了。

  而且思想开放,常浩喜欢做啥,就让他做啥,自己两夫妻在常浩选择打职业后,就去环游世界了。

  前两年的总决赛,都没有现场看,但是在网上看过了直播。

  随着电竞一年比一年的影响大,他们发现除了比赛以外,还看到了自己儿子接的很多广告。

  别的就不说了,为什么卡尔文的内裤广告,会找到一个电竞选手?

  还拍的那么羞耻?

  看到儿子的这个广告,这两夫妻终于是不淡定了,必须过来跟这娃好好谈谈,接广告的水准能不能高一点。

  你什么身材,就去接内裤广告,不嫌丢人吗?

  太久没管这孩子,有点太放飞自我了吧!

  所以今年的总决赛,他们要来欧洲现场观看,然后等比赛结束,好好的给他上上思想教育课。

  小亮则是给自己的姐姐买了一张机票,今天的电话,就是问姐姐的签证有没有过,能不能来欧洲。

  等到了肯定的回答后,小亮看着手机,笑的阳光灿烂。

  小亮有很多故事,都没有告诉别人。

  他从小成绩差,又很有原则,不耍小聪明,别人让他考试作弊都不肯。

  但是又很愿意吃亏,别人不想扫地,让小亮扫,他就默默的答应,还扫的格外干净。

  这是一个特别爱帮助别人,却又不要任何功劳的人。

  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孩子将来一定没有出息,又不会读书,又不会做人。

  还傻傻的!

  但是读高中的时候,小亮接触到了英雄联盟,发现这个游戏自己玩的非常好。

  每天晚上下晚自习打一打,就成了全班段位最高的人。

  一个假期,就冲上了最强王者段位,很多职业选手加他好友,希望他来自己队伍辅助。

  但是他那时候一直不敢做出打职业的决定,直到他姐姐发现了,不但没有反对,还鼓励他。

  因为他姐姐看的出来,有些人的天赋,真的就在其他方面,这个世界上,读书是一个好选择,但是一定不是所有人都只能靠读书。

  有这种特殊天赋的弟弟,并不是打个黄金白银就幻想打职业逃避现实的人。

  家里人反对,姐姐就自己出路费生活费,让他去追逐一下梦想,这个举动导致了姐姐跟家里关系一直很差。

  直到小亮给姐姐打了五十万,他觉得自己能有今天,全都是因为有这么相信自己的姐姐。

  而小亮的姐姐,没有把这个钱收为自己用,而是以小亮的名义,转到了父母手里。

  而父母也从此改变看法,逢人便说自己的儿子有出息,只是小亮却并不想叫爸妈来看,因为他们只是看重钱而已,自己的比赛,过年回家一聊便知,根本一场都没有看过。

  他们喜欢的,只是这个行业能赚到钱,能让他们有面子在小镇里到处吹嘘罢了。

  而姐姐则是一场没落下他的比赛,如数家珍。

  自然到了总决赛,要请来的,就是这样一个完美的姐姐了。

  陈牧也是试探性的问了一下老爸老妈,电话过去先从老妈这里做突破。

  前面两年,都没有让他们来,因为感觉自己少说也要打三年,好像时间还很多,日子还很长。

  现在已经到了最接近三冠王的日子了,陈牧还是希望那时候,家人们能在台下看着自己。

  会走上职业之路,本身就是为了这个家庭,那么家人的见证下结束系统的任务,自然是最好的。

  “妈,十一月有空吗?”

  “没有,我跟你爸正好都要初差,有什么事儿吗?”

  “....”

  “那个,没啥事,就是问问你们想要点啥不,我在欧洲呢,可以买一些你们喜欢的东西回去。”

  “不用买了,好好打比赛,我们等你回国。”老妈一边对着手机说话,一边偷笑的看着自己的老公收拾东西。

  “嗯,好吧,你们两个注意身体,别老吃又辣又多盐的东西。”陈牧嘱咐一声。

  “行了,这还用你说吗,大冠军好好打比赛,你是妈妈的骄傲。”陈母温柔的说道。

  “嗯。”陈牧没有多说,既然都说十一月有事儿了,那就不麻烦他们了。

  而华夏楚州内,陈牧的家中。

  两个人都在收拾衣服,确实一副要出差的样子。

  陈母埋怨道:“你这一把年纪了,还会惊喜那一套呢?”

  “什么惊喜,我们要是告诉他要去,他肯定会来接我们,到时候招呼我们两个老家伙,会影响他的状态的,不如等他比赛打完了,再告诉他我们来了。”陈父放下一件折好的衣服,起身说道。

  “呵,男人,这是什么?”陈母伸出手晃了晃。

  陈父一看,老脸一红道:“你翻我东西干什么。”

  “哟哟哟,偷偷跑去中海,还买了英雄联盟lpl比赛的门票,你不会告诉我,你不是去看比赛,是去幽会哪个老相好了吧,去都去了,儿子还不知道,你就不能表示一下你很关心他吗?”陈母没好气道。

  “那不行,我得劝他去上大学,楚州状元不上大学,像话吗?你知道我每年要接多少个名校的招生老师电话吗,再不去人家说不定就不要了。”陈父说道,要是陈牧知道自己很支持他,那就更不想回来读书了。

  “咱儿子继承了我的优良基因,那是一等一的天才,干什么都能有成就的。”陈母说道。

  “是啊,那游戏打不了一辈子吧,大学多点能力有问题吗?”陈父说道。

  “行行行,你是老师,我说不过你。”陈母没好气道。

  他们两人,老早就买好了去欧洲的票,这几年下来,比赛是个什么情况,早就心中有数了。

  电竞项目的三连冠,会让陈牧成为电竞史上最传奇的人物,这胜利的一刻,需要他们去见证。

  而如果不幸失败,相信难过的陈牧,也需要亲人的安慰。

  “你礼物准备好了吗,牧牧这三年生日都在国外过,这破比赛什么时候在我们家门口打一下啊。”陈母说道。

  “你用替他担心?他收到的礼物,估计塞满一个超市,被你说的好像多可怜一样。”陈父没好气的说道。

  “那能一样吗,别人送的再多,比的上亲爹亲妈的吗?”陈母说道。

  陈父不可置否,他看到新闻,说陈牧的礼物,基本都捐给各地孤儿院,希望小学之类的地方了,肯定只有熟悉的人,送的东西才会保存吧。

  他自然也准备好了,东西不贵,代表的是心意。

  在他教学的学校内,他见到了现在年轻人的一些恶习,一些女生喜欢攀比,过生日的时候以送的东西是否昂贵来判断别人的心意。

  对男朋友的要求尤其苛刻,有一个女生说自己男朋友直男的不行,连mac是什么都不知道,如果生日收不到mac就要跟他分手。

  结果那个男生送了一台macbook的电脑,那个女生就觉得,这男朋友直的可爱,分手,怎么可能?

  而另一个男生用心一个月做了一个出色的动画,放成投影,结果被认为没心意,分手了。

  有钱人终成眷属,没钱人亲眼目睹。

  这种价值观的传递,似乎越来越强烈,不像他们那个年代,比的更是心意。

  都是学生,钱都是来自父母,用父辈的金钱表达感情,世界真的是变了。

  好在陈牧陈亦妃都被他们教育的很好,拥有很正的三观,不会被现实社会所腐蚀。

  年收入几千万的陈牧,去哪儿都是穿队服或者几年前给他买的那几件衣服,不虚荣不攀比,也是陈牧能获得无数粉丝的人格魅力之一。

  陈牧的父母和常浩的父母,正好赶上了同一趟飞机,都想好了要提前去欧洲玩几天,再看比赛。

  双方不期而遇,不过不认识仅仅是同一班飞机而已。

  但是飞机上有很多的外国人,常浩的父母正好碰到一对俄罗斯夫妻坐错了位置,他们周游世界,也算懂了几成英文,但是碰到俄罗斯人就没办法,刚准备求助空姐。

  教育子女三观很正的陈牧父亲,自然也是要以身作则,主动的说起了俄语,帮他们完成了简单的交流,坐回了正确的位置。

  同时两对夫妻正好坐在同一排,简直是无巧不成书。

  常浩的父亲,是一个非常瘦的中年人,看到一个会讲俄语的华夏同胞,自然是起了攀谈之心。

  “您可真厉害,居然会讲俄语,我们正巧坐一排,自我介绍一下,鄙人常见。”常父说道。

  “我是陈学兵,早年同事是教俄语的,关系不错就跟他学了几句,能帮到你真是再好不过了。”陈学兵说道。

  “哦,您是老师,我这辈子最尊重的就是老师了,我们两夫妻都只读到高中,我们儿子也是一个随便多少分都能上的野鸡大学,对于你们这种有知识的人,甚至敬佩啊。”常父顿时热情无比,把陈父捧上了天。

  同时心里想着,顺着孩子这个话题聊,待会儿就能说出常浩是两个世界冠军的事情了,你快问我儿子是做什么的,快问啊。

  “读书这个东西,也看缘分,不瞒你说,我儿子大学都没上。”陈父说道,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心里其实很有底气,毕竟高考状元,他心里想着,快问我为什么,问啊,你问啊。

  常父却是因为做生意十分的通人情世故,追问这个东西,感觉不太好,所以就把话题往别的地方扯。

  不再谈孩子了,这么有学问的父亲,生出来一个不争气的儿子,有时候都是命啊。

  像我们的儿子,拿世界冠军这种命,怎么也是亿里挑一的奇才了。

  不过人家孩子不成器,那就不要炫耀了,做人嘛,还是要低调。

  常父换别的话题,陈父一样轻松应付,天文地理,风土人情,社会金融,经济文学,样样都说的头头是道。

  让常父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是心中还是有点不服,我跟你聊我儿子的电竞,你总不懂了吧。

  这些年,我们可是一直关注的,这种冷门话题,总该到我侃侃而谈了。

  于是乎,常父开始把话题往电竞扯。

  “我们这次去欧洲啊,主要是去看一下电竞项目英雄联盟的世界总决赛。”常父话题一转,提到了去欧洲的目的。

  “这么巧,我们也是。”陈父惊喜道。

  常父差点没喷出一口水来,我们是儿子上场打比赛,你这一个大知识分子,还有游戏的爱好呢?

  “有这么巧吗,这s赛可都是年轻人的项目啊。”常父说道。

  “这个,我儿子喜欢,我也跟着略微了解一点。”陈父说道。

  “我儿子也是,他喜欢玩打野,我也跟着学了点,现在我还打到了黄金分段呢。”常父呵呵笑道。

  “我也是,随便打打。”陈父说道。

  “哎哟,你连游戏都打上了,我怎么不知道啊。”陈母揶揄道。

  “咳咳,随便打打。”陈父偷偷的连游戏都玩上了,还是在家里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这说出来面子哪里挂的住。

  “来,报个id我查查。”陈母一点不给陈父面子。

  “嘴强王者!”陈父十分尴尬的说出了自己的id。

  常见立刻拿出手机,现在的一些国际航班,不但不用手机进入飞行模式,甚至还提供了wifi。

  这可以让长途飞机的旅客,过的很愉快。

  因为手机信号对于飞机的影响,理论上是极弱极弱的,不过华夏为了安全,依然还保持着要求旅客关机的习惯,未来早晚也会逐步取消。

  常父一查,顿时瞪大了眼睛。

  “钻....钻一....我滴乖乖,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活的钻一,除了我儿子,就属你的分段最高了。”常父兴奋道。

  “这个游戏而已,分段没什么意义。”陈父尴尬道,这下子真是一点面子都没了,天天说要劝儿子回来读书,结果自己玩到了钻一。

  “而且你玩的还都是打野辅助,教教我呗,我也玩打野的。”常父这么一个中年男子就在飞机上,讨教起了游戏怎么玩。

  常浩虽然是世界冠军,但是怎么也不可能有空教他啊,他当爹的也不好意思天天打电话问儿子我的盲僧为什么老是会q歪来吧。

  陈父也是钻石以后转的打野辅助,因为中单太需要操作了,他一把年纪玩中单都是天天小法师这种操作简单的英雄,打到后面真的是脸都被秀歪。

  于是转打野玩猪女寡妇这种只需要意识的英雄,或者风女奶妈这种辅助,才艰难打到了钻一。

  常父是彻底对陈父服气了,一路上已经把他奉为师长,虚心讨教,这种人才太值得结交了,什么都会,什么都懂,浑身都散发着魅力啊!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很多的故事,恩怨情仇都是从上一辈甚至祖先传导到后辈。

  比如着名的岛国三大民工漫,哪个不是二代继承衣钵,这两位父亲居然不知不觉开始复制儿子的人生经历了。

  看他们聊的火热,两位夫人主动换位置,让他们两个坐一块儿,陈母和常母一起聊家常,一样是十分投缘。

  不过两边都不约而同的避开了孩子的话题,因为刚才听到,以为对方都觉得自己孩子不算出息,怕提到自己孩子的精彩人生,会让对方不开心。

  惊人的默契!

  落日战队这边,还在放假。

  常浩兴奋的对陈牧说道:“我爸妈这次要来看我打比赛了,你说我开幕式的时候,用什么姿势会比较帅?”

  “倒立走出去。”陈牧淡定的说道。

  “....”常浩无语道,“我给你建议的空中转体七百二十度你咋不翻。”

  “因为不帅。”

  “那倒立就帅了吗?”

  “但是能让你出名啊。”

  ....

  “我姐也会来。”小亮笑呵呵的说道。

  “对了,大舅哥,你妹妹来吗?”解明安突然问道,解明安父母肯定是来不了,身份特殊出国本来就难,何况还不怎么喜欢他打职业。

  于是只能扯一下别的话题,想到陈牧家的优良基因,就羡慕的流口水。

  “她要上课,都大二了正是最忙的时候。”陈牧说道。

  换个角度想想,其实没什么,自己拥有全世界最多的粉丝,还要奢求家人来看,确实挺贪的。

  好好放松休闲下吧,陈牧的假期,三年加一起,应该都没有三周。

  总决赛的地址在德国柏林,下午落日还要抽一个小时配合拳头官方拍一个决赛宣传片。

  正好可以在逛完景点以后参加,所以落日的人,都是穿着队伍在玩的,一路上碰到相当多的外国粉丝,过来要合影。

  这个全球范围的知名度,国内的很多明星都未必比的上。

  这个地方叫做博物馆岛,博物馆岛在柏林市中心,由新博物馆、国家画廊、佩加蒙博物馆、博德博物馆组成。因位于施普雷河的两条河道的汇合处,故有博物馆岛之称。

  先看众多欧洲文物油画,然后拍摄宣传片,节奏完美,不止游戏,生活也一样需要好的节奏,才不会手忙脚乱。

  ---

  ps:今日更新到,s赛打的紧张刺激,书中正好轻松休闲几天,比赛写太多,以后都写不来其他内容了,劳逸结合一下。

  :。:

欢迎大家访问:好点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dxiaoshuo.com/book/56828/1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