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翳娆顿时暴怒,“你的意思是说我背叛我师父了?我师父还是我师父,这点没变,你刚才又不是没听到叔公说的话,你污蔑我。”

????云江火眨了眨眼,看着周围其他人,“哎,我刚才又说翳娆背叛她师父吗?我只是说了,我们如果离开师父,拜入‘剑霄’那就是背叛师父的意思,而且我一开始已经说了,你与我们不同,你师父即将前往无待境,这句话哪里错了吗?”

????云江火说着,走近云翳娆身边,“况且,我们进不进‘剑霄’都本来就是云家的子弟,不用你一直刻意提醒着,我的身份我很清楚,正如叔公刚才说的。”

????但是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可能不去呢?

????特别是看着司青菱一副好心派人送来的衣服以后,她更是相信今夜会是一个很美好的夜晚。

????风在外面呼啸着,素羽抱着一直哭泣的小王子晟彦在房间中毫无办法,会心也跟着在一边哄着。

????“会心,小王子,怎么一直在哭呀?会不会是饿了?”

????“饿了?怎么可能呢?刚才才给小王子吃过东西,怎么可能会饿呢?”

????会心也是一脸的茫然。

????“哎呀,会心你说小王子他这是怎么了,莫不是生病了吧?”

????但是,素羽瞧着小王子晟彦,左看看右看看,怎么也瞧不出又生病的样子。

????“素羽姑娘,你问会心,会心也不知道,我又没有生过孩子。”

????被会心这么一说,素羽也觉得的确是这样的,“会心,不然你还是去找奶妈来吧,不然,这么哭下去也不是办法。”

????饭粒看着花晚以站在窗前一动不动的思考着什么,又看看天色,提醒她:“我说小妖花,你可要去参加什么洗尘宴了,你现在衣服没换,是打算不去吗?”

????花晚以摇了摇头,回头看着放置在一边的红色衣服,做工极为精致,非常正常的一件衣服,而且她向来喜欢红色的衣服,但是这一刻她是司青语,怎么可能会穿上红色的衣服呢?

????若是真的穿着那件衣服去,司青菱就会计划得逞了,“饭粒,你说若是一个从小到大都在道观中长大的女子会去穿一件红色的衣服吗?若是真的穿了,别人会怎么看待她?”

????“绝对说忘本,额,你是说那个司青菱想要你在众人面前出丑,一个身心平淡的人居然穿着一件艳色衣服,绝对会被rén dà笑特笑的。”饭粒马上想明白了花晚以为何不动那件衣服了。

????花晚以轻笑一声,何止是让大笑特笑,绝对会颜面全失去,而且越发会让那个司候王讨厌这个女儿。

????伴随着他的哭声,素羽想烦躁也烦躁不起来,比较他只是一个刚出生没有多久的孩子。

????“晟彦,告诉姑姑,你是不是想你的爹爹和娘亲啊?”

????就在素羽还在想尽办法哄着怀中的小王子,看看能不能暂停休息一下,不要再哭了的时候,会心急匆匆的跑进来。

????“素羽姑娘,太子妃她回来了。”

????素羽听到这个消息,急忙的站起来,问还一副惊慌不定的会心,“真的吗?太子妃她回来了?”

????会心点了点头,“嗯,太子妃她回来了,娴侧妃她也回来了。”

????素羽,听完,急忙就抱着小王子出去了,她想着小王子这么哭,许是真的想自己的娘亲了。

????“饭粒帮我变成一身极为有气质的素色衣服,布料什么的,都用最好的,就淡绿色的,司青语似乎喜欢这个颜色。”

????饭粒照做了,花晚以身上已经是一件淡绿色的百褶裙,外罩一件白色纱衣,花晚以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饭粒眼光不错,差不多就是这样,可以了,你是要跟我一起去,还是?”

????“我当然跟着你一起去,洗尘宴啊,那肯定有很多好吃的东西。话说你不觉得你应该穿得更可怜吗?好在来访的客人面前突显出他们是怎么对待你的吗?”饭粒问道。

????“怎么可能呢?我是要毁了司青菱,华影,不是要毁了这个司侯府,毁了司侯府对我是没什么坏处,但是以后司青语还要住这里的好吗?”她不仅不能毁了司侯府,还要帮司青语夺得司侯爷的爱,因为那样就是对司青菱最大的毁灭。

????花晚以非常满意的走了出去,饭粒跟在她身后,她唠唠叨叨的跟饭粒说了很多的叮嘱。

????刚走进去,就看见太子妃和娴侧妃一副好像不太顺利的样子,都愁眉苦脸的,太子妃的脸色也是越来越苍白了。

????原本一直沉默的房间里,素羽抱着小王子进去之后,就响起了阵阵婴孩的声音,太子妃猛然抬头,就看见了在素羽怀中哭着的自己的孩子。

????连忙走上前去,抱过小王子过来。

????“怎么样,情况有挽救的机会吗?”素羽小声的问着。

????太子妃顾着安抚小王子,没有回答,说话的人是娴侧妃,“没能进皇宫之中去,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只是将苏沉年少之时一直有一位女修在他梦中,且还留了东西给他的事情,说给了穆夜听听。

????穆夜听说完,毫不在意,“那又如何?他就因此要学完那些古老文字?学完又能如何?那女修早已经不在他梦中。”

????素羽也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了,毕竟现在既然他们把太子等人困在皇宫之中,就必定是不会让人进去皇宫之中的。

????宴会对于花晚以来说,只有一个印象,那便是行凶和陷害的借口而已,她离开妖宫的时候,风雅的生辰宴便是最好的证明。

????今夜的确是客人来了很多,司侯府里小人们极为忙碌,果然让人很是猜疑,一个从来就不受的侯府四xiao jie回来而已,怎么可能弄得这么隆重呢!

????“什么?”太子妃刚才一脸的憔悴顿时变得有点愤怒,“谁让你自作聪明的,现在就去皇宫,势必要救出太子殿下和我的父兄。”

????那个人低着头,“太子妃,这样做实在是不妥,这样做太子府会很危险的,而且我们就这么一点兵力,根本无法进军皇宫去。”

????娴侧妃听着觉得很有道理,“太子妃,他说得有道理,现下我们的兵力相差实在是悬殊。”21

欢迎大家访问:好点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dxiaoshuo.com/book/61384/2666/